一颗长在俄罗斯的椰子

三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组也贼好吃了

咱……自作孽不可活

尤金尼娅和车尔尼
    “姐姐,晚上好。”
    昏暗的屋子里,门吱啊-吱啊-地摇晃,女孩的靴子轻轻敲击在地上,发出哒、哒、哒的声音。
    “哈?原来你觉得这样算好吗?”房间里,另一个人发出声。他们长的很像,不同的是,满身伤痕,衣衫不整的,是那位后发话的黑发少年。
    铂金色长发少女笑了一下,缓缓而道∶“可是,哪怕这样,也不能看见你除了嘲讽之外的痛苦表情呢,真失望啊”
    少年扯了扯脚踝的铁链,“这样,我就离死期不远了吧,尤金尼娅。”
    “呐呐呐,别那么说嘛,姐姐,你知道你会变得很美的。”尤金尼娅捧上对方的脸,吻上,又识趣地推开,手指轻点对方没有喉结的脖子,微微突出的胸部…所以这不是少年吗?!/惊
    “来吧姐姐,看看今天我又带来了什么,相信今天我能如愿以偿。”说罢拍拍手,门外一只巨大的,蹦来蹦去的俄罗斯套娃推着一只箱子进来。
    黑发少女一脸无所畏惧地看着对方的动作,向地上挑衅般地吐了一口痰,“皮鞭什么的我才不会怕。”
    “呐呐呐,姐姐还没看见里面的东西就妄下定论,这可是不对的呐”话语间,箱子已经放好,尤金尼娅伴随着箱子里窸窸窣窣的响声一脸兴奋地打开,只见里面还有一个玻璃箱子,密密麻麻地都是蜥蜴。尤金尼娅把一脸惊诧的黑发少女推进去,整个人都变得疯狂∶“呐呐呐,加油哦姐姐,要活到我把你做成标本的那一刻哟,我会看着你的。”
    玻璃被拍打的“嘭嘭”作响,加上窸窸窣窣的响声与尤金脸上狰狞的笑容相得益彰,“标本标本标本~呐呐呐,能把姐姐做成标本的尤金好幸福啊你说对吧姐姐。”看见箱子里的人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叫声,尤金也知趣地闭上了嘴,静静等待着箱子里的人崩溃的那一刻,然后迎来自己最兴奋的一刻。
    终于,箱子里的人在巨大的精神压迫下满是痛苦的昏了过去。
    摇晃的套娃听从主人的命令准备制作标本的工具。
    被利刃割开的血肉伴着歌声与微笑在手术台出现。
    地下室里又多了一具表情痛苦的美丽标本。
    “呐呐呐”
    “谢谢姐姐”
    “我的藏品终于完美了”
    “可惜没听见你的惨叫声”
    “哒…哒…哒…”
- - - - - - - - - - -
阿西吧中午淮山没熟透好硬啊我天
- - - - - - - - - - -
日常发癫哈哈哈哈哈哈嗝
好的我是萧椰,可以叫我宵夜不过不能吃,垃圾写手加画手/突然笔芯
主推尤金尼娅和别人的故事,当然了吼我可能也会写别的,最爱自己的姐姐,不定期发画或者肉/呐呐呐可能吧?
最最最爱aph了